外送茶顯然曾經哭得厲害

成進見她雙眼紅腫,外送茶顯然曾經哭得厲害,心中一憐,輕聲問:「怎麼樣?還痛嗎?」   趙霜靈陰戶給他拿在手中,見此問與昨晚語氣大不相同,一時之間不知如何置答,輕輕點了點頭。   成進甚感抱歉,知道她對自己仍心有餘悸,勉強措辭說:「女孩子的初夜就是這樣啦,以後就不會痛了。你聽我話,我會疼你的……」扶她起來,命雲兒服侍二小姐穿衣。   趙霜靈身子一動,下體又痛起來。忙道:「我……我……我自己起來,雲兒你先出去吧。」待雲兒出去,輕輕挪動雙腿,穿好衣服。這般一陣折騰,又是痛得厲害,一雙美目怨怨地看著成進,雙眼銜淚。   成進本想好言安慰,但轉念一想,此女乃仇人之女,我此行是來報仇,可不是來憐香惜玉的。冷冷道:「洗個臉,去見爹娘了。」轉念間卻怕她向趙老兒告狀,想了想,又哄她一起吃了早點。   趙霜靈行動仍不太便,成進半扶半拖地,兩人出得廳來。迎面上來一人,大聲說道:「成兄洞房過得可愉快麼?」   外送茶成進面上一紅,認得他是趙昆化的長婿,自己的襟兄盧傑,揖手說:「盧兄早!」

10008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