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送茶雙手輕我的胸膛

「啊!沒什麼啦!小茹,你好像越變越漂亮了唷!」我忙解釋道。 「哎呀!哥,你別開玩笑啦!」小茹登時雙頰飛紅,外送茶雙手輕我的胸膛。 我該如何說出口呢?說我愛她,說我熱切渴望要擁著她、吻著她,說我想跟她做愛想的快發狂了,不!我不知道說出口之後會有什麼後果,難道要我用強的嗎?我又怎能這樣對待我心愛的妹妹呢?那些報紙上報導強暴親生妹妹、親生女兒的人,在我看來,簡直跟禽獸無異,我雖性慾難耐,但我至少還是一個好人。 其後,我覺得自己像個變態似的,常在洗澡時拿起小茹換洗的胸罩與內褲,嗅著上邊殘留的少女幽香,想像著她穿上這些內衣褲的美麗模樣,甚至會去舔舐內褲底部少女甜蜜的分泌,當然,瘋狂假面也常是我在浴室中的扮相。 有時,只有我一個在家的時候,我會偷偷進入小茹的房間,翻出她所有的內衣褲,在手中把玩,外送茶當然最後總是在幻想中射出濃濃的精液。我偷偷摸摸的幹這些勾當,很快的過了一個月。

1459583877be3a3b389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