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送茶莊發現我在看她

林蘭芷在一旁楞楞的看著,外送茶莊發現我在看她,驚慌的又低下頭。我從範文芳嘴裡換到她嘴裡,她技巧沒範文芳熟練,但也吸得中規中矩,絲毫不敢怠慢。台灣的女性把口交視為對男性應有的前戲動作,有過性經驗的女孩幾乎人人會做,這點比較接近日本女性。而大陸女性則仍多數認為吸吮陰莖是被男性所迫,只是男人強勢要求女性滿足單方面需求的性侵略。   我有時喜歡品嚐大陸女孩那種委屈無奈、像是被強暴的柔弱哀怨表情;有時則喜歡台灣或者日本女孩那般努力吸著你的陰莖、還會關切你是否感到舒服的模樣;至於歐美女子那種把男性陰莖當作有如美食一般、新莊美女外約服務飢渴饞涎的使勁兒吮弄,我倒覺得太矯情了。   林蘭芷漲紅了臉仍在認真吸著我的陰莖,我要範文芳脫掉內褲趴在桌邊,她才一趴好,我便不客氣的就進入她體內了。  性交易 範文芳陰道內的膣肉似乎特別豐腴飽滿,外送茶莊將我的陰莖擠壓包覆住,讓我每一下都清晰的感受到摩擦的滋味,我穿梭徘徊了好久才戀戀不捨的換過林蘭芷。

0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