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送茶莊怎麼會欺負她

成進搶著說:「沒有沒有,我疼都來不及呢,外送茶莊怎麼會欺負她?哈哈!」乾笑幾聲。   這一來霜靈也不好投訴,低聲說:「我想著娘才哭的……」成進說:「傻丫頭,又不是出嫁遠門,以後你每天都可以和娘在一起,哭什麼!」心想這丈母娘可不好對付。   趙昆化呵呵一笑:「就是了。」對妻子說:「他們小兩口的玩意兒你就別管啦,你也管不來啊,哈哈!」趙夫人心想倒也不錯,道:「我也沒說什麼啊,他們小兩口恩愛,我高興都來不及呢!」又瞪了瞪成進。   成進給她瞪得心中有些發毛,頗悔昨晚出手太重,乾笑一聲,心中一定,順著丈母娘的目光對過去,做出一副心不虛的模樣。眼見丈母娘似顰似笑,神色頗為嫵媚,心中一動,想像她二十年前的絕色容顏。   趙夫人仍喜怒不露,一對鳳目一碰到成進的眼光,瞪了一下,不再理他。成進知道厲害,心想此刻我是女婿身份,不可造次,連連陪笑,跟霜靈摸手碰額,裝出一副恩愛無比的模樣來。趙霜靈見他這樣,心想這人終是自己終生所托,告狀之心也就淡了下來。   成進也老大沒趣,聊了幾句,便說:「靈霜身子不太舒服,我們先退了。」   趙昆化點點頭。   外送茶莊退到門口,趙昆化忽道:「你新婚燕爾,幫中你手頭上的事就暫時交給阿傑吧。」盧傑說聲「是」,成進只好說道:「那等下我再跟盧兄參詳參詳。」頗為不願,心想這一娶老婆,幫中勢力只怕多少要給盧傑搶了一些去。諾諾連聲,卻也沒可奈何,扶了霜靈回房去。

10008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