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送茶莊大舅子不干了

大舅子不干了,外送茶莊因為他拍到幾個即漂亮又年輕的女人,包括黃波和黃鶴等,他說:「這是鐵的紀律,怎麼能更改?」為了這事,嫂子和大舅子夫妻倆還吵了起來。我一聽大舅子的話,就明白這裡的規矩了,笑哈哈的說:「都別說話了,這些都是我的了。」說完我抱著岳母親嘴,然後又去親其他的人。大家見我這麼深明大義,很是佩服我,都說我是個好人。

在大舅一聲令下,人們開始脫衣服做愛。我先和畢姨做愛,說起這個畢姨有點話長,就簡單的說一下吧,她是我和妻子的介紹人,她身材高大,四方大臉,屁股比別人的要寬許多,但畢竟快五十的人了,皮膚有些鬆懈,但她是我這裡最漂亮的人,所以是我的首選。我一邊做愛,一邊偷看著別人,發現他們並不是像我這樣專門肏一個人,不時的輪換著,就拿大舅子來說,他一會肏黃波,一會又肏黃鶴,一會又肏別人,忙的不可開交。我終於明白了這個規律,也學著樣子開始輪換起來,但最後還是在畢姨的陰道裡射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