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送茶莊但這已成為事實了

暑假已經過了,明天就要開學了,雖然內心有千萬個不願意,外送茶莊但這已成為事實了,真是無可奈何! 吃晚餐的時候,從姑媽的談話中,得知一個從台北來的女老師,今天向我們租了二樓的我房間隔壁那個表姊房間。 我想,女老師總是帶著一付眼鏡的不可侵犯的樣子,打從心裡就起反感,想到從前割破姑媽,表姊褻褲的往事又要重演了。 於是下樓準備給她來個惡作劇,當我走到二樓半的樓梯拐角處,突然聽到二樓水聲嘩啦啦地響,我想起以前偷窺表姊身體的那道暗門,和浴室的氣窗,心中勾起一種莫名的衝動;因為我想到正在洗澡的,沒有別人,就是那個剛搬進來的女老師。 我馬上從拐角處門上的洞口望進去,一個 裎的女體在我視線內一閃而過,我為了想看得更清楚,輕輕搬了張小椅子湊上窗口,才真正看到了精采,一個年輕的浪女背對著我,正仔細地洗擦著身子,她輕盈地轉了個身,外送茶莊竟長得如此標緻迷人,一絲不掛的身體出現在我的眼前,比表姊美一百倍。

14500685716ef02899b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