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送茶坊跳下炕就往出跑

他急忙嗖地一下把自己的東西拔了出來,跳下炕就往出跑,他光著身子就跑到了哥哥的屋子裡, 外送茶坊前邊我們說過,哥哥經常外出不在家,只有嫂子一個人,獨守空房,她發現傻子赤條條的跑了進來,她吃驚的望著傻子那健美的身體,她驚呆了。

傻子驚惶的對嫂子說:「嫂子嫂子大事不好了, 外送茶坊大事不好了……嫂子上前拉著傻子的手,讓他坐在自己的身邊,她趁機撫摸著傻子的胸肌,輕輕的摟著他的身子輕聲的說:別急,傻子,有什麼事慢慢說,讓嫂子幫你處理,你哥哥不再家,還有我呢。

傻子哆哆嗦嗦的說:我媳婦讓我趴到她身上去吃點心,我一不注意,就把我媳婦的肚子給捅了一個大窟窿,都捅出血了。你看我這肉棍子上都沾滿了血。

傻子的聲音有些哭啼了:你說咋辦那嫂子,她這會兒是不是已經死了啊,我是不是把她插死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