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送茶坊自是高高興興

愛著路西佛恩所有一切的瑪奴,外送茶坊自是高高興興地將路西佛恩的腳趾來回地舔舐,把花蜜汁液舔得乾乾淨淨。之後,路西佛恩依然將腳趾移回那秘密的花園之中,並用大腳趾和第二隻腳趾將那「花園」之中唯一的一束花朵的「花瓣」使力地挾緊。 「唔……」忍受著「花瓣」被腳趾緊緊挾住的苦痛,瑪奴開始了微微地呻吟。然而接下來的卻是「花瓣」為這兩趾所強勁地張開的痛苦。 「還不錯嘛!」路西佛恩的臉上逐漸浮現出笑容,並停止了他的翻弄。然而只是一會兒的放鬆,路西佛恩的腳拇趾突然就開始了對「花心」深處的侵入。 「 啊……」由於驚嚇之故,瑪奴未曾細想即將腰部向後退。居然侵入的還不是手指,而是腳趾……。 不能容許絲毫違抗的路西佛恩,遂將因此而被迫從「花心」之中離開了的腳趾移到瑪奴那白淨的大腿之上,外送茶坊用指甲在其上刻下了殷紅的血痕。 「唔唔……對不起!對不起!」對於自己方才激怒了路西佛恩的行為,瑪奴自然是心知肚明的。 「告訴你,所有之前的女人全部都是對我唯命是從,是你把她們從我的手中奪走的!」

14601255588f8caa8c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