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送茶坊我關上了車門

我關上了車門,外送茶坊暗暗好笑,想著這鈕以後遇見我還能不能裝冰山,摸約過了十分鐘,我開車門下車,也走進了樓梯。當然,並不是我想幹點什麼,而是為了確定周瓶是否安全回家了。剛到五樓,我拍開聲控燈就下了壹跳,周瓶坐在樓梯邊,驚恐的望著我,察覺是我以後,周瓶明顯的松了壹口氣。不是吧!又遇到壞人了?也沒聽到什麼聲響啊!小十分鐘的做什麼也不夠啊!沒等我開口周瓶就淚眼婆娑了,抽抽噎噎的告訴了我原委,原來是走的太急,樓梯口摔了壹跤把腳崴了,然後又急又疼的坐在這裏哭。這鈕,平時看著挺幹練,真有事還是跟個楞頭青壹洋,爬樓梯穿著高跟還走的這麼快。

這回周瓶沒法拒絕我的幫忙了,我脫下她的高跟,壹把撕開了小腿以下的絲襪,左腳紅腫了壹片,又要賣力了,我蹲下身體示意周瓶上來,背上周瓶我隨口問道:「幾樓?」周瓶羞答答的聲音傳來:「十六。」我打了壹個踉蹌,也許是感覺到我的幽怨,周瓶在我的背上吃吃的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