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送茶坊我說要我

我也不管她們相信不相信,開口說:「外送茶坊我說要我『干』你們兩個了,到底是好不好?」   範文芳微笑著,輕聲說:「好,好啊!」林蘭芷說不出口,只紅著臉輕輕點頭。   我跟她們閒扯太久了,唯恐待會兒又有事要忙,當下不再拖延立刻自己先除下衣褲,問說:「蘭芷,吹簫會不會?」林蘭芷迷惑的看我:「嗯?」範文芳低聲提醒她:「就是口交的意思。」林蘭芷輕輕「啊」了一聲,似乎才弄懂了,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來點了點。   我改問範文芳:「你可能比較有經驗吧?」她被我糗了一下,結結巴巴的說道:「沒……沒有。」台北援交我不再多說,將陽具挺到她的鼻子前面抖了一下:「你來吸。」範文芳將頭髮輕巧的撥到耳邊,扶著我的陰莖送進自己嘴裡。   有經驗的女性,技巧總是純熟得多,玩起來也較有感覺。我因為身份地位特殊,才能對這些女職員予取予求,即使是碰到處女也一樣毫不憐惜,盡情的猥褻姦淫。若不是這樣的話,我還真寧可找這種有經驗的女性來玩,不但自然大方放得開,技巧功夫也刺激多了。   喝茶約妹 範文芳一開始就不斷運用舌頭舔著我的龜頭,一會兒就讓陰莖硬起來了。外送茶坊在吸我的陰莖時,她臉上一直帶著甜美嬌媚的笑容看著我,偶而還眨眨媚眼輕吟:「嗯?……」像是在問我:這樣吸可以嗎?

10008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