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送茶坊屋裡的吵嚷聲忽然又低了

當我出現在大姐身後的時候,外送茶坊屋裡的吵嚷聲忽然又低了下來,所有的人都目不轉睛地盯著我,我知道是我這身軍裝把我的身體完美地勾畫了出來,勾起了他們作為男人的慾望,我恐懼得幾乎哭出聲來。   我偷偷向前面望了一眼,天啊!黑壓壓一片攢動的人頭,雖然沒有老牛說的上千人,但總有幾百。   人群又騷動起來,他們看見了後面挺著高高的肚子、露著白生生的肚皮和胸脯的施婕和小吳。   我聽見坐在前排凳子上的兩個匪徒在議論,一個說:「這是共軍嗎?怎麼個個長的天仙似的,還有兩個大肚子。是軍長從哪個窯子裡找來給大伙出氣洩火的窯姐兒吧?」   另一個卻異常興奮地說:「沒錯,確實是共軍,前面那兩個我認識。頭一個姓肖,還是個大官呢!去年帶人在咱們那一帶鬧土改的就是她。我就是因為被她抄了家,外送茶坊無處可去,才來投了牛軍長。她後邊那個我也見過,國軍剛退那陣,共軍的什麼文工團來桃源縣唱戲,滿台都是漂亮娘們。這娘們每次都出來報幕,還跟著一塊在台上蹦,我娘當時還說,大姑娘拋頭露面、蹦蹦跳跳成什麼體統。

1000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