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茶訊正樹搖頭

「她知道這件事了嗎?」 台北茶訊正樹搖頭,「我不想告訴她。但是她總有一天會知道的。」 「你偽裝和她是兄妹關係,只不過在欺騙自己罷了。」其實阿守根本沒資格批評到這種程度,但他假裝沒察覺到正樹的忿恕,蠻不在乎地問道:「對了,你牙痛啊?」他問道,輕易地改變了話題。 「呃….是啊….」 「其實我母親是牙醫。如果是我的朋友的話,她會特別溫柔的。你今天就去我母親的醫院吧!健保卡的話,隨時拿來都無所謂。」 「可是,那個….」 「就這樣吧!我母親的技術很高明的。」 阿守輕拍正樹的肩膀,纖細指尖的冰冷觸感由衣服上傳來。後來,正樹才想起,台北茶訊自己和沙貴說到牙疼的事時,還沒看到阿守出現。那麼說,阿守是躲起來暗中注意他們的羅? 不會吧?阿守為什麼….

14533430611f708bc1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