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茶訊已是次日清晨

到成進一覺醒來時,台北茶訊已是次日清晨。他打了個哈欠,坐起身來,卻見霜靈身子動了動,仍在夢中。面對迷人的冰肌玉骨,成進不禁得意起來,這美玉般的胴體以後就歸他享用了。目光在霜靈身上瞄來瞄去,只見下體的床單點點落紅,忍不住笑出聲。   不過頃刻間便笑不出了,那些紅點不少尚未凝固,伸手一觸竟有微溫,細察之下,卻是鮮血!成進湊近霜靈下體,只見她陰道口有些微破裂,仍有鮮血點點滴滴滲出,知道昨晚那一陣暴虐式的猛奸已令霜靈受創不少。   這時傳來幾下輕輕的敲門聲,成進知道是霜靈的丫鬟雲兒,應聲道:「是雲兒嗎?進來!」   雲兒應聲而入,手裡端著一臉盆熱水,正是來侍候小姐姑爺起床洗臉的。這雲兒十六、七歲年紀,鵝蛋形的小臉一對明亮的大眼睛,卻是個小美人兒。她一進門,只見床上兩人赤身裸體的,臉上一紅,忙轉過頭去,將盆子放在桌上,不敢出聲。   成進也不去理她感覺,命雲兒拿點金創藥,給霜靈傷口上塗了一點。創口其實甚小,藥一上血立止。成進知無大礙。但霜靈兩片陰唇卻是紅腫不已,成進略感歉意,也給那兒塗上一點藥,耳邊相應傳來一聲輕呼。抬頭一看,台北茶訊原來自己在忙時霜靈已然醒來。一醒之下,下體痛感便陣陣傳來,雖然剛上了藥有點清涼,但給成進這一觸觸碰碰,仍然忍不住叫出聲來。

10005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