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茶訊向我報告說有事

蕭薔接到電話,台北茶訊向我報告說有事要出去張羅一下,外送茶叫小姐 先告退出去了。範文芳和林蘭芷看蕭薔不在場,似乎神情也比較沒那麼拘謹了,兩人偶而還向我問些大陸的事物。   我開口要求範文芳說:「文芳,我現在想要『干』你了,好不好?」   範文芳被我一直這樣露骨的挑逗言詞弄得似乎也見腆起來,低頭輕笑說:「董事長,找小姐您剛剛不是和那兩個日本美人兒才剛玩過嗎?這麼快又想要了?」   我在大陸或者日本時,根本不可能讓女職員這樣跟我推托,但在台灣卻覺得每個女職員都有點像是鄰家的女孩,不忍用威嚴去強迫她們,倒是像這樣打情罵俏也滿有趣味的。   我說:「你知不知道我一天要干幾個女人?」   台北茶訊範文方跟林蘭芷都楞了一下,好奇的問:「幾個?」   我笑說最少三、四個,最多時八個十個也都有過。兩人睜大了眼睛,驚訝的看著我。

10008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