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茶訊像是玩個簡單的撲克牌

「我們找點事作怎麼樣,像是….. 台北茶訊像是玩個簡單的撲克牌?」 麗莎的眼神忽然籠罩上一層薄霧,表情呆滯了好一下子,然後,她微笑起來,點點頭。 「好啊,撲克牌也很有趣,我很拿手呢,你等一下,我去找撲克牌。」她走到櫃子旁邊,找出媽媽放在那邊的撲克牌。 呃? 這真是奇怪,他的請求已經幾乎變成一個儀式,他每次會問,而麗莎也總是微笑著說不。 她通常會告訴他,去做些小孩該做的娛樂,等媽媽回家。那份微笑幾乎總要令喜悅得他熔化,卻又因為被拒絕而大受傷害。 但這次她說好…… 十分驚訝,或許還險些給這份驚喜嚇得暈過去,湯米到客廳坐下。 地氈很柔軟,場地也寬闊的可以玩場撲克。此外,假如他能想出某個法子貼近她懷裡,這裡也是個不錯的躺靠地方。

100017